文章
娛樂明星
綜合推薦
影視新聞
熱點新聞
奇趣
情感百態
美食菜譜
奇聞趣事
全部
    
蔡琴:10年付出換來無情點評,丈夫二婚娶小18紅顏知己,臨終不舍
2022/11/04

很多人都知道,台灣民歌天后蔡琴與知名文藝片導演楊德昌,有過一段長達10年的無性婚姻,但對這其中的來龍去脈有人并不清楚,今天簡單寫兩句。

一個人對婚姻的選擇,往往與他在原生家庭中的遭遇有關。1957年出生的蔡琴,是家中大姊,下面還有一對雙胞胎弟弟與一個妹妹。從小家境不富裕的她,異常獨立懂事,因為爸爸是遠洋輪船的船長,除了幫母親照顧弟妹,蔡琴還早早出社會打工,到酒吧駐唱賺錢。

蔡琴參加音樂比賽出道,而她參加的原因只不過是想擁有屬于自己的一把吉他。在原生家庭中,蔡琴一直扮演著付出的角色,這讓她從骨子里極度渴望關愛與呵護。

楊德昌導演1984年籌拍電影《青梅竹馬》時,是離異身份,遍尋女主角卻沒遇到心儀的,后來侯孝賢向他推薦了蔡琴。第一次聽蔡琴的歌,楊德昌被打動了,他覺得蔡琴的歌「時尚」。

后來,蔡琴成了電影中的「阿貞」,與侯孝賢搭檔。這個角色與蔡琴的情感經歷有諸多重疊,后面再表。

合作的過程是愉快的,電影拍完,敏銳而多情的楊德昌對蔡琴展開了追求,表達熱烈而獨特。誰又能拒絕這樣有才華的男人?蔡琴淪陷了。

按世俗的眼光,楊德昌配不上蔡琴:離過婚,比蔡琴大10歲,在演藝圈也只能算得上是嶄露頭角的新銳導演,而蔡琴當年已是當紅歌手。

可即便如此,吊詭的事發生了,追到后來,是楊德昌猶豫了,蔡琴反倒有點「非他不嫁」的意思。后來就是讓楊德昌作個抉擇,要麼結婚要麼分手。

楊德昌反復思量、權衡,在電話中回復了這樣一句「你這是叫我怎麼說呢?」

這叫什麼話?放一般女人身上,也就抽身而退了。但蔡琴沒有,因為楊德昌終于同意結婚了。

可他到底是缺乏誠意的,搞了個婚前協議:兩人保持柏拉圖式的交流,不讓感情受到任何褻瀆和束縛。

婚姻制度的建立,就有約束的意味。可蔡琴對這些鬼話照單全收,偷了家里的戶口本,和大才子導演扯了結婚證。那之后,就是長達10年的分床而居。

從1985年到1995年,蔡琴除了歌唱事業,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楊德昌身上。蔡琴不僅在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中客串演出,還為《厲害分子》獻聲,甚至《獨立時代》的電影造型也出自蔡琴之手,為此蔡琴還獲得了金馬獎提名。

多才多藝的蔡琴不僅為楊德昌的電影貢獻才藝,家里的財務支出也由她負責。10年間,楊德昌沉浸在自己的藝術世界中,成就了「台灣社會手術刀」的美名,而蔡琴給他做助理、保姆、管家、廚師、財務、美工......

曾經不止一次,蔡琴小心翼翼地問楊德昌,是否要一個孩子,都被楊德昌一口回絕。蔡琴雖然失望,依舊無怨無悔地為這個家付出。

就連楊德昌的好友侯孝賢也看不下去,在外光鮮靚麗、被鮮花掌聲包圍的歌壇天后面對楊德昌時竟如此卑微?可即便如此,這段婚姻也沒能走得下去。

當楊德昌告訴蔡琴,自己有外遇了,想失婚,蔡琴覺得自己「做了一場噩夢」。她其實早知道的,但是她選擇「不相信」,以及不追究。但楊德昌不想堅持了,或許當初在一起時,就不夠愛。

失婚后,蔡琴整整三年痛不欲生,幾乎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。專輯銷量上百萬張又如何?自己深愛的男人拂袖而去。更讓蔡琴無語的是,當有人問到楊德昌對他們這段婚姻的評價,楊德昌淡淡回復了八個字:10年感情,一片空白。

這真的是既背德又無情,蔡琴在得知楊德昌與彭鎧立結婚的消息后,情緒極端壓抑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甚至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了懷疑。

那個男人到底有沒有愛過自己?這個問題沒有答案,因為深沉的楊導不會回答。而新歡無疑是深得楊德昌喜歡的,他曾公開表示,與彭鎧立在一起的幾年,是「生命中最快樂的幾年」。

所以當初為什麼要追蔡琴?又為什麼同意結婚?

楊德昌與彭鎧立在一起后,經常出雙入對,而且陸續有了兩個孩子。

而蔡琴呢,先是被查出長了腫瘤,好在是良性,虛驚一場;后來又結過一次婚,但只堅持了四年。

這次失婚是蔡琴提的,因為覺得自己的時間、精力都給了歌迷,對不起「他」。兩相對比,太過讓人唏噓。

自小被堅忍、操持的母親耳濡目染,蔡琴在感情中更習慣了付出,如果讓她充分地享受被愛,她反而不會習慣——或許也是因為不夠愛。

在楊德昌因結腸癌在美國家中去世之后,蔡琴痛哭了一場。12年過去了,這個男人依然還能如此觸動她的心扉。蔡琴說:早知道他生命這麼短暫,我愿早點跟他分手,放他去好好享受生命。

豁達、善良如蔡琴,卻沒能得到楊德昌的珍視。可哪怕蔡琴明明知道楊德昌給自己的「寂寞比甜蜜多」,她還是不忍心說他一個「不」字。

這一段人生,像極了《青梅竹馬》中的阿貞與阿隆。阿貞苦苦求索,渴望安穩的感情,而阿隆有自己的感情態度與人生信條。無論阿貞對阿隆說多少,也只是雞同鴨講。而且電影中也存在著一個彭鎧立(阿娟)。

或許楊德昌是懂蔡琴的,而蔡琴那麼死心塌地愛他,也是緣于這一份懂得。

補一句題外話,在楊德昌導演逝世10周年時,香港舉辦了一個他的個人作品回顧展,也采訪到了彭鎧立女士,她在回憶兩人之間的感情時表示:楊導對我永遠是充滿溫柔,巨大的愛情。他走的時候其實只有我一個人在身旁,他握著我的手,非常地不舍,他走的大概前四年、前五年,我都不覺得他走了。

只能說,光陰帶走了一些東西,也留給每個人不一樣的東西。淡然面對人生得失,更好地前行,或許是對命運最好的回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