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娛樂明星
綜合推薦
影視新聞
熱點新聞
老照片
奇聞趣事
情感百態
萌寵樂園
生肖解析
韓高中生霸凌致同學自盡后,被高官父親送進頂級大學,成人生贏家
2023/02/27

最近,一樁校園暴力事件幾乎要把韓國的天捅破了。

高官之子在私立高中羞辱、壓迫同學致其重度抑郁、產生自盡傾向,最終竟然還順利考進了韓國最頂級的首爾大學。

這件事被媒體曝出,還牽扯出了司法界、警界乃至政壇的可怕丑聞,連總統尹錫悅都被公開罵!

尹錫悅24號剛任命的「警界一把手」,25號就在沸騰的輿論和政界雙重施壓下灰溜溜地取消了,這件驚天丑聞被韓網友稱為「現實版《黑暗榮耀》」,真的是韓劇照進現實了。

2月24日,韓國總統尹錫悅正式任命鄭淳信擔任 國家搜查本部長一職。

這個職位有多重要呢?

它的影響力比警察廳廳長還要大,負責指揮全國所有警察廳長、署長和刑偵警察,是名副其實的警界一把手。

那鄭淳信是何許人也,為什麼能被尹錫悅任命呢?

直接看他的履歷,可以說非常華麗,他畢業于首爾大學法律系,是尹錫悅的大學后輩。

畢業后通過司法考試,又從司法研修院畢業,和法務部長韓東勛、檢察總長李源錫都是司法研修院的同屆生。

之后他進入檢方,做了一名檢察官,從2001年開始,一做就是20年,期間步步高升,并且他和尹錫悅曾多次共事,在大檢察廳、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等地方都一起工作過,是代表性的尹錫悅心腹。

尹錫悅任命他來做這個警界一把手,顯然是要提拔自己人,為此不惜「違規操作」:讓干了20年檢察官的人來掌控警界,其實很容易造成檢方控制警方、權力膨脹的局面。

任命一出來,警界的反對聲就已不絕于耳,但誰都沒想到,真正讓鄭淳信倒台的會是他自己的兒子。

也可以說,是他自己在幾年前埋下的子彈,現在終于射進了他的眉心。

尹錫悅在24號宣布任命,鄭淳信的任期原本應于26日開始,在這中間空擋的一天時間里,一場巨大風暴迅速席卷了整個韓國。

而這場風暴的開端,就是鄭淳信兒子的校園霸凌事件。

這里先介紹一下鄭淳信的家庭,他出身應該不高,但他有首爾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光環,又是高級檢察官,和前國會議員的千金結婚后,就有了一個強有力的岳家。

他的岳父趙鎮衡不僅是前國會議員,還是個財閥大佬,2009年的時候總資產就已經達到886億韓元。

這樣的身份和韓劇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里那個「檢察官姑父」很相似,他們還都有一個高傲的妻子,以及對權力的渴望和鉆營。

在這種家庭氛圍中長大的孩子,每個毛孔里都散發著特權階層的傲慢。

鄭淳信的兒子鄭某就是這樣,2017年,他進入了首爾一家頂級的私立寄宿高中,根據高中老師的證詞,這個孩子很勢利眼,拜高踩低,

「看到一個人,如果覺得對方等級比自己高,就會對人家非常好,相反,對比自己等級低的同學就會進行侮辱。」

高中老師的證詞

受害者小A就是如此,原本小A和他都是一起玩的一幫朋友,但也許是混熟了之后摸清了底細,開學三個月后,他開始對小A進行 持續性的辱罵

如果小A在午餐時間想要和鄭某在內的一幫朋友一起吃飯,就會被鄭某罵「豬崽子」、「把這兒都弄臟了,滾開吧」之類的話。

朋友們在一塊聊天,如果小A說話了,鄭某就會故意打斷他,還會說「豬就安靜點吧」。

高一第二學期,這種貶低性攻擊變得更加嚴重,「你只應該吃飼料」、「為什麼要來人類吃飯的地方?要染上口蹄疫了」…

周圍的朋友們都不明白鄭某為什麼要這樣針對小A,問他他就說「他活該」、「他和我實在太不搭了」,然后繼續言語霸凌小A。

升入高二之后,鄭某在高一后輩面前也照常羞辱小A,對他說「豬不要動」

、「滾出社團」…

這一年多來,他對小A的霸凌已經成了日常,罵人的次數多到無法計算。

小A在他的折磨下, 精神受到巨大創傷,哪怕只是提到鄭某的名字,小A都會陷入恐慌, 一度到了無法正常生活、極度不安抑郁的狀態,甚至試圖自盡。

這種狀態幾乎摧毀了他,小A不僅要到精神科接受治療,原本優異的成績也下滑到了會被學校警告的程度。

那段時間,他一心只想著死,或者忍著,忍到轉學就好了,畢竟對方是高級檢察官的兒子,平時還經常炫耀自己的父親,曾有過「檢察官這個職業就是受賄的職業」、「我爸認識的人很多,人脈廣,事兒就好辦了」等言論。

小A不想和他起沖突,是周圍的朋友和老師們說服了他,給了他申報校園暴力的勇氣。

2018年3月7日,受害者小A向學校當局申報后,鄭某的校園暴力行為才被公開。

很快,就有專門的校園暴力委員會對此次的事件展開了調查, 周圍同學們和老師的證詞都證明,鄭某確實語言霸凌了小A,并給受害者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。

在調查過程中,還有另一個受害者B某追加舉報說,「受到了鄭某的霸凌」。

當然,校暴委也詢問了鄭某,鄭某就是塊滾刀肉, 死活不承認語言霸凌,只說是朋友間的玩笑,沒想到小A會受到傷害。

他的父母——父親鄭淳信和母親趙女士也是一樣的態度,對兒子極盡袒護,甚至說「要是有身體上的毆打,那就沒什麼話說了,但語言上的霸凌,上下文語境還是很重要的。

校暴委看鄭某這種態度,拒不認錯,非常失望,他們在調查后認定「鄭某持續對A某和B某進行了貶低、無視、侮辱等言語暴力」,并要求校方對鄭某采取強制轉學、書面道歉、特別教育進修10小時、家長特別教育進修10小時的措施。

一天后,學校向鄭某傳達了校暴委的措施。

他媽媽立馬表示不服,向江原道學生懲戒調整委員會提出了再審申請,2018年5月3日,該委員會再審決定,取消「強制轉學」的措施。

在這些來來回回的法律戰期間,施暴者鄭某一直好端端地在學校里上學,跟沒事人一樣正常生活。

不僅繼續說關于小A的壞話,還到處說自己請了律師,被判無罪了。

他父母顯然也沒把這個當回事, 他父親動用關系、搞法律戰,他母親更是事不關己,校暴委向她詢問:

「書面道歉,校內服務40小時,特別教育10小時,監護人教育10小時這些履行了嗎?」

鄭某的媽媽竟然說,孩子期末考試就要到了,這些要做完的話就沒法上課了,所以推遲了。

校暴委的委員都無語了:

「受害學生整個學期都沒辦法來學校…」

小A飽受心理創傷的折磨,只能在家休養。

而再審取消了鄭某「強制轉學」的措施,相當于他不用付出任何實質性代價,小A忍無可忍提出再審,要求讓他「強制轉學」。

在再審的過程中,有人指出鄭某的態度問題,校暴委要求他寫的書面道歉信,他只寫了一張A4紙的三分之一,完全看不到他道歉的誠意,也根本沒有反省。

面對受害者,他還是一副氣焰囂張的樣子,逃避自己的責任,說:

「不知道對受害者造成了什麼傷害」。

還有鄭某的父母,在校暴委的老師看來,他爸媽真的很害怕承擔責任,所以就連鄭某的陳述書,都是由父母指導著寫的, 其實就是他當檢察官的爸爸在背后教他怎麼逃避責任。

最諷刺的是,鄭淳信當時是是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的「人權監督員」。

校暴委表示非常失望,并做出了對鄭某追加「轉學處分」

的再審決定。

然后,他媽媽又上訴了,這次是向地方法院提起的行政訴訟,希望停止懲戒處分,覺得「私立寄宿高中的性質特殊,強制轉學實際上相當于退學,這樣的做法太殘酷了」。

9月,地方法院駁回了鄭家的申請。

接下來,鄭家為了取消轉學處分的判決,提出了多種主張,包括「雙方只是朋友開玩笑」、「小A沒有公開表示過不滿」、「是小A太脆弱了」、「不信任學校調查」等等,這些也都被法院駁回了。

鄭家依然不服,二審上訴首爾高等法院,也被駁回,再上訴到大法院,同樣被駁回。

這場法律戰一直打到2019年4月,看起來鄭某還是要被執行強制轉學,鄭家這一局輸了,但事實果真如此嗎?

其實,這都是檢察官爸爸鄭淳信的計策。

事件從曝光到進入校園調查、江南道學暴委員會、江南道學生懲戒調整委員會、春川地方法院、首爾高等法院、大法院等一級級的審判,之所以會搞這麼多回合,其實就是鄭淳信在利用法律鉆空子。

只要這場法律戰還在打,那「強制轉學」的措施就不能執行,只有這樣,才能最大限度地推遲兒子的轉學處分,還有學校生活記錄簿上的「校園暴力」事實記載。

就是這個 「拖」字訣,讓他兒子順順利利、清清白白地拖過了高三,進入了大學,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學,是鄭淳信的母校、韓國排名第一的 首爾大學

也就是說, 在受害者陷入嚴重憂郁、無法正常生活、做出極端選擇,甚至到現在還因為這件事的影響無法繼續學業的時候,鄭大檢察官的兒子不但毫發未損,還進了頂尖大學。

這件「舊聞」雖然發生在幾年前,但趁著鄭淳信被任命為搜查本部長,在任命的同一天,韓媒KBS火速發了這篇報道。

校園暴力的慣犯,毀了一個人的人生,卻還能在高官父親的庇護下,安穩地考進首爾大學,報道一出來,就讓互聯網空前憤怒了。

「受害學生至今仍沒有恢復日常生活,實在太可憐了。」

「他是首爾大學哲學系學生、校園霸凌施暴者、鄭淳信的兒子,青瓦台、法務部、警察廳互相扔燙手山芋是吧…

韓東勛(法務部長,鄭淳信的研修院同屆生)平時叨叨個沒完,現在卻閉緊了嘴,太好笑了,因為他是鄭淳信的朋友嗎?」

「鄭淳信告訴我們:即使是明擺著的校園暴力加害者,只要在大學入學考試之前,想盡辦法把案子拖到大法院,加害事實就不會留在文件上,也不會對入學考試產生影響。

而且如果父母是檢察官、律師等法律界人士,還可以動用各種人脈關系進行周旋。」

首爾大學的錄取程序也遭到了質疑,有人扒出了2020年首爾大學的招生簡章:

「鄭淳信告訴媒體,兒子是被正式錄取的,校園霸凌并沒有什麼影響。

但2020年首爾大學正式招生簡章上明確說了,可以要求提交有關校園暴力的資料,另外還記載了扣分因素。

首爾大學要查明是否提交了減分資料,是不是只要分數高,即使是校園霸凌者也可以入學呢。」

在鄭淳信即將就任的這個異常敏感的時刻,輿論的聲勢已經不可阻擋, 除了網友之外,政界很多人也紛紛加入戰場。

在野黨的火力非常猛,有議員在接受采訪時還引用了韓劇《黑暗榮耀》的例子,

「殘忍的暴力題材電視劇《黑暗榮耀》似乎出現在了現實當中,造成了巨大沖擊。」

「以年輕人為中心,各種群體都爆發出強烈的憤怒和抗議,為什麼民眾會為《黑暗榮耀》這部劇瘋狂呢?」

「檢察機關的高層職位,尤其是法務部長官、檢察總長和研究院同屆生的子女毀了一個人的人生,但父親的權力卻使狀況得以平息。」

在野黨的發言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說,

「前檢察官鄭淳信辭職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他不是校園暴力學生的父親,而是通過訴訟將受害學生推入深淵的加害者。」

在野黨切切實實拿住了把柄,這件事拖下去只會埋下更深的雷,因此在執政黨內部也出現了要求他辭職的呼聲。

多方輿論在一天內如烈火烹油般熊熊燃燒,不僅施壓讓鄭淳信辭職,還越扒越深, 扒出了鄭淳信在擔任檢察官時的一些黑歷史。

比如他在2017年時,曾參與過一起檢察廳受賄晚宴事件,當晚的聚餐中,當時的檢察廳長給了鄭淳信在內的檢察官一人一個裝錢的信封, 司法部門的腐敗引發了大震動。

但檢察廳內關系復雜,盤根錯節,而且鄭淳信不是「主犯」, 沒有受到太大牽連,事后還被任命為地方檢察廳廳長。

甚至有人扒出了他兒子的個人信息、社交賬號,扒出他兒子在考上首爾大學之后「感謝朋友、感謝學校、感謝家人」的帖子…

終于,當他兒子的照片被曝光時,鄭淳信似乎扛不住了。

2月25日,他公開辭去國家搜查本部長的任命,并向受害者道歉,聲明里說會承擔責任。

但人們的憤怒不會輕易平息,

「鄭淳信的兒子利用法律手段進行了第二次加害,現在他在首爾大學安然無恙地上著學,受害者卻無法正常生活,人生也被毀了,鄭淳信到底承擔了什麼責任?」

在野黨官員更是不會錯過這個「好機會」,他們緊急召開相關會議,要成立真相調查團,勢必要往現在的輿論上添一把火。

是調查校園暴力,還是調查鄭淳信被翻出來的過往那些爛事,只有他們自己知道,甚至連尹錫悅也撇不清關系。

已經有在野黨公開罵尹錫悅,讓他「就反復發生的人事慘案道歉」,直接罵他識人不清、不會用人。

甚至有網友爆料,其實韓媒早就知道了這次任命, 就等著任命下來的當天報道鄭淳信兒子的校園暴力事件,點燃民眾的不滿, 真正的目標其實是尹錫悅和執政黨。

現在看來,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,或許一切才剛剛開始…

《獵冰》結局:看到黃宗偉留下980億贓款,才明白他的算計多深,太精
2024/03/03
紅棗買來別著急吃!換個方法,補血安神又養顏,還不易上火!
2024/03/03
客廳和陽台該不該打通?別再糾結了,聰明人都這樣做
2024/03/03
真正的快手早餐!做一次7天不早起,拯救無數「起床特困戶」!
2024/03/03
盤點那些女主身材火爆直接白給的動漫,福利值直接拉滿
2024/03/03
過了今天,左手發財,右手發財,躺著也發財的六大生肖!!
2024/03/03
有佛緣的人具有的「五官特點」,原來他們才是佛的最愛!快來看看你是不是!
2024/03/03
如今才明白,徐靜蕾插足、逼宮、不婚,是她對父親最大的報復
2024/03/03
僅8集,劉宇寧就拿下熱度榜第一,2024年的這部古裝黑馬劇究竟哪里打動了觀眾?
2024/03/03
【下周活动】霉霉演唱会、日本房产博览会、国际家居展、芽笼士乃市集都来了!
2024/03/03